最新公告:

更多>>

广州北京单场实体店: 文化園地

槐花開后是夏天
2019-05-13 10:46:35    瀏覽次數:
分享到: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五一前后的河北中部,正是槐花盛開的時候。田野路旁,滿樹的槐花,散發出陣陣香甜的味道,不免引人駐足觀望,即便是夜晚,也能聞見。這種特定的味道,在人們心里留下了久久的印記,有時是未見其“人”,先聞其香。 
        農時一般根據節氣進行,現在很多人都不太清楚了,小時候長在農村,干過農活,也所知不多,但是對于槐花開的時候印象深刻。捂了一個長長的冬春,槐花開了,就可以游泳了,雖然水還有點涼,適應一下就可以了,主要是家長不再阻攔。 
        那個時候,條件有限,沒有所謂的浴池,洗個澡都很困難,對于夏天的盼望那是很迫切。北方一般種植冬小麥,到了春天,需要澆水。現在,很多地方都是深井泵,合上閘,水直接從管子里就到了地里。那時不行,我們老家那里屬于半山區,地勢起伏較大,打井不容易,幸好上游是王快水庫,村邊有灌渠通過,到了季節就會放水,便于澆灌。 
        小麥秀穗的階段需要澆水,水庫一般就會放水,這時會和槐花開放重合在一起,這種巧合給我留下了“經驗”。于是,我自認為,并且還經常給別人講,槐花已開,夏天就到了,就可以游泳了,我們那里叫“打澡洗”,一幫小孩兒約著跑到灌渠里泡了起來。這樣的經驗還有很多,人們從多年的傳承、經歷中總結出了許多經驗,并以此確定各種活動,對于它們之間的內在關系,有的明白,有的則不大清楚。 
        所謂的沙河灌渠是上世紀六十年代開挖的,我七〇年出生的人,對此沒有什么印象。等有記憶的時候,灌渠就是這個樣子,我們村這一段屬于沙土質,底部幾十米寬,坡度不大,上下方便,兩側渠幫有路,再外面就是挖渠堆積起來的很高的沙土堆,以此襯托,灌渠規模很大,我們習慣稱之為“大渠”。沙土里面,有時會出現大小、形狀不一的礓坷垃,硬度不大,用手可以掰動,常成為玩耍的道具,個別造型奇特的,還會收集一小段時間,不過很快就丟棄了。 
        現在的“大渠”不行了,人們蓋了很多房子,把土堆都拉走了,渠顯小多了。再加上作為南水北調中線后備水源,以及給白洋淀供水,渠底做了硬化,混凝土表面附著的泥土在水中非常光滑,不小心的話很危險,再也沒有人下去玩兒了。也因此,失去了渠水的滲透,村里的水井水位下降,吃水困難。 
        我們還繼續說原來的事兒。經過水庫的沉淀,渠水非常清澈干凈,那時也沒有什么工業品,包括塑料袋都沒有,幾乎沒有污染,那時人們沒感覺怎樣,在渠里洗個澡,很正常。在流動的水里游泳,游向對面,是一個斜線距離,游回來之前,需要迎著水往上走一段。那時,不會水的,就在水邊撲騰,一個腳點地,時間不長就會了;年齡、小力氣小的,就游一小段,再返回來;中間的水不淺,無法停留,必須一氣游過去。 
        等水小了以后,渠岸因為過水會沾上一層泥,撩點水,就很光滑,于是一幫小孩兒,就開始打出溜,玩的不亦樂乎。有時還會搗亂,有人會趁別人穿衣服時,給他背上蹭點泥,于是又不得不跳到水里。上小學時,學校不允許去游泳,但總有人偷偷的去。夏天游過泳,皮膚干燥發緊,用手指一劃,就會出現一條白印,這是確鑿無疑的證據,很多人因此挨罰,這個沒有辦法。 
        現在的人們喜歡開一句玩笑話,就是“城市套路深,我要回農村,農村路也滑,地形更復雜”,甚至發一個小孩兒滿身是泥的照片,人掉溝里了,作業也“落”溝里了,以此掩蓋沒有做作業的窘境!這有點想當然,不管是農村,還是城市,小孩子還沒有這個膽量,做沒做作業,家長是很清楚的?;故切∈焙?,免不了過水溝,不小心把鞋、褲子弄濕,是有的,但這與做作業沒有關系,更扯不上什么套路,純屬人們的臆想。

        社交平臺上甚至出現了這樣的段子,家長問“考了多少分?”,小孩兒答“100分!”,“卷子呢?”,“撕了,我高興??!”,若有,也只能跟隔輩兒的爺爺奶奶這樣,如果是家長,那巴掌早就上去了,我們那里叫“扇脖子拐”,瞬間,服服帖帖,老老實實。 
        洗澡畢竟是時間有限的事兒,大部分時間,還是要找一些小孩兒的“事情”做?;故腔被?,就琢磨著上樹去揪。小時候的農村,大樹很多,成片的槐樹趟,找容易的爬上去。腰里別上鐮刀,看似輕巧,其實很笨戳,由于力氣小,必須兩手兩腳一起把住,往上蹭,經常把褲子蹭破,手上被刺扎的都是小坑點。 
        槐花很干凈,可以直接吃,也可以炒辣椒,或者做窩頭,不過那時常吃窩頭,不會用槐花去做;槐花曬干了,用作豬吃的飼料。等樹上的槐花開始飄落了,就會拿起笤帚,背上框,到樹底下及周邊,去抄(“掃”的意思)槐花,槐花很輕,其實是輕輕的趕,槐花很暄,裝不了多少。 
        這個時節很快就過去了,望著樹上的槐花,夠不到,或者是飄落不見,心里或多或少還有些悵悵然。現在,到了城市,每年這個季節,心里就會產生想法,甚至,如果方便的話,還想著揪點槐花嘗嘗,只是大多不能如愿,時間很快就過去了。城市里,一年四季都可以游泳,這就是健身了,全然沒有了小時候的野趣。 
        聽說槐花蜜很好,但放蜂的不多,蜂蜜很貴,以前只能想想。現在出去旅游的多了,經常在山溝里、道邊見到蜂箱,買點蜂蜜吃,已不是什么難事兒?;ㄆ詿幽系獎?,放蜂的一路趕過來,還要繼續向北趕過去,這大多是南方人。 
        歲月留痕,見到槐花,還在想著能否吃上一點的人,都是以前經歷過的人,或者說有點歲數的人了。現在的年輕人,大多已升不起這樣的心思。想吃是因為沒吃的,現在物質豐富,人們對于自然的索取講究起來。 
        槐花開過,就是開過了,惦記的心思,也就只剩惦記了。夏天到了,就是夏天到了,想游泳,什么時候都是夏天。反倒是真正的夏天來了,人們都不愿意出去了,都愿意待在涼爽的空調房里,舒服愜意,那清澈的渠水依然成為夢里的遠方。   王向坤
掃碼閱讀微信版

北京单场网上购彩平台 www.sqmyv.icu Copyright ? 2018 保定金迪地下管線探測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恒濱路128號 郵編:071051
市場電話:0312-3108548    客服電話:0312-3108565    傳真:0312-3108565   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   網站備案號:冀ICP備05007223號-1

冀公網安備 13065202000367號

pk10买6码怎么买才稳赚 复式三中三中奖公式表 二八杠棋牌 手机版幸运pc28 彩名堂pk10计划软件,在线软件 推二八杠赢钱技巧 特区彩票论坛七星彩开奖结果 通比牛牛怎么玩不输 新疆时时开结果查询 体彩大乐透有规律吗 北京pk10全天计划 香港东区小霸王 完场即时比分直播 360时时彩技巧稳赚 百人棋牌破解版 双色球开奖历史记录